冰草怎么吃好吃:凤凰专稿:中国应对四海危机需综合运用软硬实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乎小报 时间:2020/01/28 08:18:08

2011年11月28日

解放军曾有军委战略小组 战略规划部将侧重大视野

专栏作者:薛理泰(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解放军战略规划部于本月22日成立。这是根据中央军委日前作出加强战略规划工作的决定而新成立的一个部门,意在突出战略规划的作用和地位。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副主席郭伯雄、军委委员、总参谋长陈炳德一同出席了会议,祝贺战略规划部的成立。

据新闻报道,解放军战略规划部是主管军队建设发展规划的职能部门,隶属总参谋部。其主要职能是:研究重大战略问题、组织拟制军队建设发展规划计划和改革方案、提出军队战略资源总体配置和宏观调控建议、协调解决跨总部跨领域有关问题以及检查评估军队建设规划计划落实情况等。

毛泽东时代,中央军委成立了一个战略小组,以刘伯承元帅为组长,职司宏观战略研究。不过,战略小组不着重经常性工作,在多数情况下,并不是一个常设机构。

当时,举凡国家大战略(国家发展战略、国家安全战略)、军事战略、核战略等,往往由毛泽东圣衷独断,一锤定音,即使刘伯承也无从置喙。文革结束以后,战略小组改组成为战略委员会,初由罗瑞卿担纲,承担了远比过去为多的战略研究任务。

然而,无论军委战略小组还是军委战略委员会,均侧重于宏观战略层面的研究,多数是长线研究项目。

况且,战略小组或战略委员会多用于安置有志于战略研究的解放军元老重臣,其办公室即工作班子并没有足够的得力的参谋群。所以,军委负责人使用时不够得心应手。

至于微观战略层面的研究,亦即所谓短线研究项目,军委仍然委托总参谋部二部(情报)、三部(技术,即电讯侦听、截获)以及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等部门。

这些部门擅长于微观战略层面的研究,它们的研究项目针对性强,具有颇大的运用价值,却由于参谋群历练不足,在宏观战略亦即大战略层面的研究成果,往往乏善可陈

去年以来,中国在沿海地区承受了来自境外的外交和军事上的压力,包括黄海(美、韩联合军演)、东海(中、日钓鱼岛争执)、台海(台独势力挑战)和南海(同越南、菲律宾发生主权争端)这四个方向,概括为“四海”危机也未尝不可。

中国军方可能认为,在这四个方向,都隐约可见美国及其在亚太地区盟邦的影子。

况且,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之后,屡次强调要发挥“巧实力”的作用。质言之,“巧实力”无非是巧妙地结合运用“软实力”和“硬实力”。既然彼此都以巧实力互相周旋,然则,双方均需要突出战略研究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中外史实证明,国家兴衰在相当大程度上取决于战略思维正确与否。战略思维是决策艺术的最高境界。试以美国为例。

若论民主体制之合乎民心,决策机制之科学合理,财经、科技、教育、工农业之雄厚发达,军事打击力量之犀利无双,当代应该数美国为最,举世无出其右者。

上世纪末,美国国力傲视世界,在外交、经济、金融、科技、军事诸层面拥有雄厚的资源足资运用。

然而,不足十年,美国在国外苦于伊拉克、阿富汗两场反恐战争迟迟不能结束,日暮途远,在国内患于金融海啸的后遗症,多年经济欲振乏力。

举凡政治体制、决策机制以及财经、科技、教育、工农业各项支撑基础,美国客观条件基本未变,国势却呈现阶段性走下坡的迹象。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此等现象?

追本溯源,此无他,无非是在大战略层面上出了差错,亦即所谓的人谋不臧。

这个状况说明战略谋划是否得当,对于一个国家兴衰的重要性,其重要程度不亚于这个国家的体制、机制及各项支撑基础。此即一例。

治国方略的基点是高收效、低成本,对策性的建言必须兼顾紧迫性、前瞻性和可操作性,缺一不可。

古今中外,“落后要挨打”,自然是至理名言。追源祸始,“落后”是“挨打”的前提。这里讲的落后,在多半情况下,不是指经济落后或者科技落后,而是指战略观念落后或者军力落后。

既然北京领导人确定了以科学发展观治国、治军,自然要高度重视各个层面的战略研究,并且充分突出战略研究的重要意义。

在这种情况下,军委批准总参谋部成立战略规划部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