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折叠式房子:北方失土的百年大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乎小报 时间:2019/11/13 23:06:16
北方失土的百年大计 07-04-27 22:48:25   文章作者:wigo

前言

个人认为,俄罗斯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最大敌国,因为外兴安岭、库页岛是不能忘怀的屈辱。收复辽阔的俄占失土是必要的,也是实现中华复兴的指南针。同时,台湾、香港、新加坡的经济奇迹和中国大陆近30年的飞速发展也表明,中华民族将会在不久的将来会有实力的巨大飞越。但是,实现领土目标不仅仅要有强大的军事、经济实力,更要有一个与当今国际社会的运行机制相协调的长远计划。这个计划的核心是,如何使我国在与敌国对峙中得到尽可能多的国际社会的支持,同时使敌国得到尽可能少的国际社会的支持。个人认为此种国际力学须通过如下杠杆来实现。

一. 只有一个敌人

众所周知,德国盛极于卑斯麦时代,但随后在一战和二战中却接连惨败。原因很简单,卑斯麦雄才大略而又谨小慎微,他在统一德意志的三次战争(联合奥国战丹麦、普奥战争和普法战争)中用娴熟的外交确保他国中立,使普鲁士不在同一时间有两个敌国。与此相反,德国在此后背离了这一原则,从而导致两次大战中本质上以一战四(美、英、法、俄),所以失败乃是必然的。

由此,个人认为如果中国要收复失地,必须明确只有一个敌人。四面出击不仅提高直接军事成本和风险,同时让中国的国际形象非常不堪并受到经济、政治抵制及制裁,甚至触发敌对军事同盟的产生。所以,我们必须明确,中国之敌只有俄罗斯。至于对诸如哈萨克、吉尔吉斯以致印度等的边界变动及争端,个人认为要在大局观下和平处理或接受现状。因为首先国际社会多数国家不会认同我国的领土逻辑;多冒犯一个国家,领土所得可能有限,但政治影响却十分恶劣。如果有人认为少了巴尔喀什湖吃亏,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把贝加尔湖拿下来呢?总而言之,我们只有一个敌国—俄罗斯,我们所有的怒火都要向它来发泄,我们所有的目标都要从它那里获得。

二. 有限的目标

卑斯麦在普奥战争中轻易击溃奥军,但此时卑斯麦与普皇威廉一世及参谋长毛奇发生意见分岐。威廉与毛奇主张趁热打铁一举攻下维也纳,但卑斯麦坚决反对。未见对此的合理解释,但个人愚见,一旦普鲁士拿下另一个中欧强权奥匈帝国,必将导致欧洲格局之剧变,这显然非其它强权所能容忍。所以,一旦普军进入维也纳,英、法、俄联合干预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而这正是卑斯麦掸精竭虑所避免的。

不管以上猜测是否属实,我对俄战略必须有一个有限的目标,具体说边境变动以恢复“尼布楚、恰克图”两条约为基础。当然,“为基础”可以是灵活的,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有限度地”跨跃“尼恰”边界。这样一个有限的目标不仅使我们有了道义上的基础,因为它表明了一切问题的根源是俄罗斯在18世纪下半叶到19世纪初对中国的侵略;同时也表明中国绝不是一个有着无限扩张欲的国家,从而使绝大多数国家可以安心。

三. 适时重提中俄边界问题,并组织对俄索回领土联盟

中国现在是承认“瑷珲”、“北京”两不平等条约作为中俄边界基础,个人认为无需对此小题大作:因为首先我们需要韬光养晦,需要时间发展强大的实力。其次法理上,既然“尼布楚条约“可以成为废纸,为何“瑷珲”、“北京”条约不可以呢?再者,在国际法理上我们还保留了“唐奴乌梁海”这个“劫”,比如在联合国还保留着中华民国政府提出并被通过的“谴责苏联侵略唐奴乌梁海”决议,同时技术上,历界中国政府始终未正式承认该地区归属苏联或俄罗斯(确定边界并不意味着放弃飞地)。所以,这个中俄关系的盲点可以成为最终起始收复失地的绝好引线。

但是政策的剧变必须有一个过渡,否则如果我们前一天还在谈中俄友好,而第二天就发动战争,那即使和中国最铁的国家也会无话可说而加入遣责我们的行列。所以我们必须在时机成熟时当机立断地向俄提出恢复“尼—恰”边界,当然方式可以是灵活 9 7 3 1 2 3 4 8 :

的,比如可以从讨论“唐奴乌梁海”归属开始,然后通过全民公决否决中国人大对“中俄边境条约”的批准。总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然后一旦开始,就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一定要脸皮厚、声音响,不怕讲它个十年,目的是让世界各国明白,中俄之间存在边界问题。这样一个过程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至少给了其它国家在中俄争端中可以中立的理由。

当然,有了这样一个开始,我们还要趁热打铁,充分利用俄国历史上对他国的领土侵吞的史实,组织一个对俄的“索回领土联盟”。这个联盟可包括芬兰、立陶宛、德国、土耳其、日本和中国,反正越多越好。这样一个联盟的军事意义可能不会太大,但政治意义却巨大,因为没有该联盟,欧美公众会基于文化等原因自然地在中俄对峙中偏向俄国,但有了这样一个联盟,则相信公众态度会发生急剧变化。

四. 避免核战争

一场在两个核大国之间、攸关200万左右平方公里领土的争端,触发核战争的风险是无法忽视的。但任何争夺领土的行为都是有风险的,我们所要做的是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

降低风险的第一个措施,就是前文已述的“有限的目标”。回顾二战历史,个人认为德国在战初的一系列冒险(突破陆军限制、进军莱茵兰、吞并苏台德、奥地利)都获得了惊人成功,其主要原因是盟国不认为这些行为危极其根本利益从而予以容忍。同理,如果我们只提出恢复中俄“尼恰”边界,则俄的核心地区还在,从而大大降低其“触核”的愿望。

第二个关键措施是要让俄方明白,中国有十倍于其人口,同时还有近一亿海外华人,因此一旦爆发核战,很可能俄民族会彻底消亡,而中华民族还会存在。当然,海外华人的话题必须通过巧妙方式传达,使第三国不至于因为担心卷入核战而采取剧烈措施,如驱逐华人等。

第三个关键措施是在技术上要有拦截远程导弹的能力。对此个人不敢菜鸟。


五. 收复失地的必要条件

政治制度:卑斯麦在任普鲁士宰相之初与普议会极不愉快。后来卑斯麦以辞职来要挟威廉解散议会并获得全权,获得威廉支持。否则如当时在普鲁士议会民主大行其道的话,现在很可能也不会有统一的德意志。总之,个人认为要实现收复失土这样一个宏大计划,多党议会民主制是根本不可想像的。因此在中国实现最终的领土目标之前,我们必须坚持共产党专制的制度,否则一切免谈。

外交:中国外交的长远目标是要在国际社会中有一群可呼应的伙伴国家,如欧盟之对美国,这样有了争端就会有人为你说话。个人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搞好与东盟、巴基斯坦等的关系。

经济和科技:不在此深入阐述,但中国的实力应远远领先于包括美、俄在内的其它任何国家。所以我们要有耐心等待一百年。既然我们还在地图上标明外兴安岭、海参崴、库页岛等中国地名,证明我们仍未彻底放弃。

六. 对外东北的军事进攻与鼓励俄内部民族共和国独立相结合

前苏联在解体过程中在俄内部也产生了剧烈反应,主要表现是几乎所有的民族共和国都通过了主权宣言,极端表现是车臣和靼鞑共和国,后者的冲突甚至现在仍在延续。这些民族共和国的存在就播下了分裂俄罗斯的种子,因为这些共和国领导人的产生多数不是莫斯科所能直接掌控的,而且这些共和国的权力往往在主体民族人士手中。我们必须对此要充分加以利用,以期获得最大国际支持,因为新的民族国家的诞生总是国际社会所乐见的,比如伊斯兰世界会渴望如车臣等伊斯兰国家的独立,而北欧国家会期待新卡累利阿的诞生,亚洲国家则普遍热望地理的北亚成为政治独立的北亚而加入亚洲。

所以一旦时机成熟,我们在发出军事威胁的同时,要明确发出支持信号以支持俄内部民族共和国的独立。两者相辅相成,将大大削弱俄的抵抗意志和能力。

七. 后续:废除俄的常任理事国地位及处理外蒙、萨哈以东、外兴安岭以北地区

9 7 3 1 2 3 4 8 :

目标领土的获得和俄罗斯的分裂并不应意味着故事的结束,因为在我们的北方还将有一个充满敌意甚至心存报复的国家。所以我们仍要最大限度地削弱其实力,首要目标是利用从其新独立的国家的仇俄情绪,联合我们的国际伙伴,争取在联合国大会上废除俄的常任理事国地位,理由主要可为:1. 俄在历史上的疯狂侵略;2. 俄已不再是一个强国。当然,为取得尽可能多的国际支持,还可主张由另一个强国(如德国等)来代替俄的地位。

至于外蒙,个人坚决主张和平追求。希望届时中蒙之间已有巨大的经济落差,使其产生回归诉求;同时可向其提出一旦回归,可获得唐努地区为其一部分;并支持其恢复传统蒙文的要求;甚至可以乌克兰----白俄罗斯模式实现统一,也就是说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仍可保留其在联合国的席位。

另外在萨哈以东还有一片包括堪察加半岛在内的广袤区域,它将会是一块俄的飞地。个人主张是在有条件时控制它,当然未必需要进一步改变中国的边界,我想是可以在外兴安岭以北建立另一个(甚至两个)华人国家。这样既不违背中国当初的以“尼恰”边界为基准之主张,也在国际社会“一国一票”的规则下有助于维护中国及中华民族之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