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姓名人:中国国民体质连降10年 青少年运动能力输日本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乎小报 时间:2019/11/21 06:11:40
      “哪怕刘翔跑得再快,我们也只有一个刘翔;哪怕我们包揽亚运会上所有的金牌,也无法掩盖我国国民体质10年来不断下降的事实。” 
      近日有媒体报道,中国虽然在亚运会199金遥遥领先,但我国国民体质10年来却不断下降,有1.6亿人患高血压、1.6亿人患高血脂,有2亿人超重或肥胖,75%的国民处在亚健康状态。国民肥胖率、心血管疾病发病率、国民亚健康比率在世界上均高居前列。
      全民体质一直在跌 青少年运动匮乏
      据《长江日报》29日报道,在竞技体育方面,我们无疑是金牌大国,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代表团以51金成为世界金牌第一大国。 至于亚运会,从1990年北京亚运会到刚闭幕的广州亚运会,在总共六届亚运会上,中国军团无论在主场还是客场,都是金牌和奖牌第一大户。
      国民体质就是一个国民在心肺耐力、力量耐力、柔韧性和体成分(脂肪含量)等生理指标的一个均值。从1990以来,我国进行了数次大规模的国民体质监测。《长江日报》                                                                       与此同时,我们的国民体质,尤其是青少年的国民体质10年间不断下降。在2000年完成的一次监测中,速度素质、耐力素质、柔韧性素质、爆发力素质、力量素质均全面下降。其中,反映耐力素质的长跑下降更为明显。13-18岁中学男生女生的1000米、800米跑的平均水平下降9.6秒、12.6秒,大学男女生分别下降20秒和15.1秒。
      而今年初公布的一组最新的国民体质报告显示,较之 2000年,我国青少年的国民体质再次下降,其中,青少年肥胖率增长近50%,城市男学生1/4为胖墩儿;青少年近视率从20%增长到31%。
      在2007年公布的一项世界国民体质排名中,荷兰、丹麦和德国排在世界前三,韩国排在第24位,亚 洲第一。日本排在第29位,亚洲第二。中国排在第32位,亚洲第三。
       援引《南风窗》杂志20日报道,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蒋效愚比较我国学生与日本学生体质体能之间的差距指出:2000年,大、中、小学生的握力和50米跑成绩,我国学生均低于日本学生。报道指出,中国学生的体育活动不足是主要因素。
      《中国青年报》早前曾报道,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吴键博士的《中国青少年体质健康行为调查》显示,因城市化的发展,我国60%以上学生的居住环境不具备进行体育运动的条件;在休息和节假日的空闲时间,学生最喜欢做的3件事是:上网聊天和游戏、听音乐学唱歌和看电视,出去运动的不足30%。实际上,在升学和考试压力下,我国近70%的毕业班学生在休息日和节假日要参加课外辅导,而平时将近70%的学生在上课日每天的家庭作业时间超过两小时,近70%的学生放学回家后就不允许出去运动。
      而据上述《长江日报》的报道,日本中小学生的运动量普遍多于中国学生,每天锻炼2小时的日本学生有21.3%,中国学生仅为6.3%;每天锻炼3小时的日本学生有21.3%,而中国学生仅为1.3%。
日本青少年研究所曾经对中日美三国初、高中学生课外体育活动的问卷调查显示,参加课外体育活动的初中生,中国为8%,日本为65.4%,美国为62.8%;高中生中国为10.5%,日本为34.5%,美国为53.3%。
分数高于一切 增强青少年体质有令不行
      《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指出,事实上,近3年来,相关政府部门出台了诸如“学生冬季长跑”、“每天锻炼一小时”、“中考体育考试加分”等多项旨在促进学校体育运动开展、增强青少年体质健康的举措。
北京师范大学体育与运动学院院长毛振明表示,2007年中央下发的7号文件(注:指《中央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部署了大约70项具体工作,比如配备充足的体育教师;完善体育活动场地和设施;要根据学生的年龄、性别和体质状况,积极探索适应青少年特点的体育教学与活动形式等。但根据他的调查看,半数以上的学校几乎没有进行过“7号文件”中部署的任何工作。
      “重视学校体育仅仅是出于应付体育考试或上级部门指示的需要”毛振明说,“由于主管部门对学校、对校长必须完成学校体育相关工作的考核力度不够,学校觉得这些工作可有可无。”
与此同时,望子成龙,视读书、应试、升学为唯一出路的观念在中国家长的心中根深蒂固,令他们让孩子把本应参加体育运动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以为“今天缺少的运动,日后还可以补回来”。
据《羊城晚报》日前报道,中国奥委会前秘书长、国际排联主席魏纪中认为,群众体育最基本的是学校,而现在学校体育不归体育部门管,归教育部门管,这就产生了不协调。教育部门提出“德、智、体”, “体”放在第三。对于“体”,教育部门没有硬性指标,投入自然不会太大。对教育部门来说,升学率是硬性的考核,学校体育成为盲点;对体育部门来讲,竞技是衡量的标准,学校体育不归他们管。因此,最大的一块群众体育阵地——学校被忽略了。
      上述《南风窗》的文章中引用了我国著名的体育教育家、已故清华大学教授马约翰先生的名言:“体育是培养健全人格的最好工具。”我国近代著名教育家,中国奥林匹克运动的先驱张伯苓也曾说:“教育里没有了体育,教育就不完全。我觉得体育比什么都重要。不懂体育的,不应当当校长。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52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