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姓怎么读:"茶馆式"教学法及“茶馆式”教学中教师的角色定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乎小报 时间:2019/11/12 04:40:30
 

                                                                      "茶馆式"教学法
    这种方法是上海育才中学于近年来试行的。原来有人称之为"读读、议议、练练、讲讲"教学法。有人认为这种教学方法,有学生探索的活动,也称之为"发现法"。育才中学的老校长段力佩先生认为这是把外国人的方法名称,强加在中国人的改革实践上,不妥;他提出可以叫"有领导的茶馆式教学法"。意即课堂气氛不必过于严肃,只有教师讲学生听,而可以在教师的引导下像茶馆那样,随便交谈议论。这样的教学,学生活动多,积极性高,有利于培养学生读书自学能力,开阔思路,发展智力。学生在读、议、练、讲活动中,互相切磋补充,也时时产生创见,有利于锻炼创造能力。这显然是将现行常用教学方法和学生学习方法,结合运用的一种方法。

    其做法大致如下。

    读读,就是在课堂教学过程中,教师引导学生自己读书,它是课堂教学的基础;议议,就是提倡学生自觉议论,主动探讨问题,这是课堂教学的关键;练练,就是学生将学到的知识,具体运用到教学实践中去,它是学生学习知识、巩固知识和形成技能的一条重要途径;讲讲,即是讲解、解惑,可由教师讲,也可由学生讲,变一言堂为群言堂,目的是培养学生自学能力。下面是该校初二一堂数学课的教例。

    教师要教平面几何中三角形画法。她先借助幻灯机,用5分钟时间,简明扼要地分析了三种类型三角形的确定过程,然后让学生阅读课本,边读书边进行几何作图。教师在轻微的读书声中巡视,或个别辅导,或集中解答。画好三种三角形后,学生遵照教师的吩咐,按座位的前后左右,四人一组地开展议论:三种三角形的画法有哪些共同点和不同点?它们各自的基础点是什么?关键又是什么?确定一个三角形需要几个条件?等等。学生经过一段议论和争论,教师让大家静下来,几个学生分别代表白己的小组汇报议论的问题和结果。全班同学边听边议论。其间,教师又做了画龙点睛的讲解,有意识地引导学生理解教材的重点、难点,掌握知识的关联点。在学生基本掌握所学内容的基础上,教师当堂布置了六道习题,做到当堂消化,当堂巩固。在下课铃前,绝大多数学生都顺利地完成了作业。育才中学这种教学方法,在多门学科进行了试验,1984年以后又发展为"评论式教学法",由教师通过启发引导,组织学生自己学习、自己推导、自己探索掌握知识的规律。由于育才中学这种改革,促进了课堂上当堂消化、巩固,减轻了课外作业负担。他们又充分加强课外活动,除丰富多采的文体活动外,还开展多种学科兴趣小组活动,包括职业准备性小组活动,既注意培养学生多方兴趣、才能,又注意培养一定的职业技能。因此,他们的方法改革,已经和学校教育的整体二、六步课堂教学法

                                              “茶馆式”语文教学中教师的角色定位

     在新课程中,教师的角色定位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拿语文教学来说吧,现在许多人主张“茶馆式”的教学方式,在“茶馆”里,师生情感交融,气氛和谐,可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然而,我作为一位语文教师,在“茶馆”里找了很久也未曾找准自己的位置。有人告诉我:“根本勿需寻找,在这里,师生平等,没有你的特殊位置,你尽管去品你的‘茶’好了。”“是吗?那语文课堂不就真正成了一座来去自由、散漫无度的茶馆了。”我百思不得其解。新的课程观告诉我们,任何脱离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的教学方法,无论表面上是多么的“新奇”,课堂气氛是何等的热烈,但终究是华而不实甚至是干扰教学的,只有建立起教学方法与目标、内容之间清晰的逻辑关系,教学方法才会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和美的特质,这其中最基本的要求又是有“序”,有一个明确的、科学的序,教和学才有所遵循,语文教学也不例外,这样才能保证其教学艺术的外在品格不变味,不跑调。那么,我们究竟应该怎样确定自己的角色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呢?笔者认为:  

    首先,他必须是“茶馆”里的一位积极的旁观者。当学生进行自主的讨论、学习时,教师并不是清闲的,必须到处走走转转,积极地看、积极地听,身临其境地感受学生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随时掌握或处理各种偶发情况,“学生力所能及的,教师避之,学生力所难及的,教师助之,学生力所不及的,教师为之”,使学生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自主学习活动之中。师生在“茶馆”品读《荷塘月色》,这本来是一个美好的场面,然而老师却把它带进了难以置信的尴尬局面:……老师说:“《荷塘月色》是朱自清笔下的最美的一篇散文,哪一段写得最美呢?请你们进行研讨,你想和谁交流就和谁交流。”(有的同学开始默读课文,多数同学开始“交流”,听课者仔细倾听了两个讨论最认真的同学的对话:“你见过荷花吗?”“荷花谁没见过?”“其实清华园的荷花并不怎么样。”“你到过清华园?”“去年爸爸带我去的。”……讨论内容与教学完全无关)过了大约五、六分钟,老师又提出第二个要求:按作者的行程,用一个词概括出每一个地方的景色,也可以小组讨论。十分钟后老师提出第三个要求:以小组为单位讨论,勾勒月光、荷叶、荷花、荷香等景色,并找出你们认为最美的句子。……  

    这里最起码有两个严重问题:其一,语文教学,贵在导读,指导学生在读中感知、读中感悟、读中接受情感熏陶,而本节课从头至尾就没听见学生的读书声,他们怎么去领会文章的景物美、语言美和情感美呢?其二,一个积极的旁观者的责任就是要帮助学生确定适当的学习目标,并寻找达到目标的最佳途径,并在积极的师生互动过程中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而本节课的整个教学过程,一切由学生说了算,对每种答案都大加赞赏或不置可否,该引的没引,该堵的没堵,其实际效果是:一节课完了,有的学生无所适从,无所事事,有的学生则放任“自流”、海阔天空、一无所获,学生品得索然无味。  

    其次,他必须是“茶馆”里一个德高望众的协调人。新课程所倡导的“不干涉原则”并不是禁止教师进行控制,让学生在课堂上的自由、活跃,也并不是一味地给学生更多的自由而造成散漫的课堂,而是用各种适当的方式教育学生遵守纪律,懂得与他人合作,给学生以心理上的安全感或精神上的鼓舞,使学生的思维更加活跃,探索热情更加高涨,在学生回答问题出现错时,教师要做的不是责备,而是理解和鼓励,成为学生最可信赖的心理支持源,从而创造良好的学习气氛。  

    师生聚会“茶馆”,畅谈《<呐喊>自序》,当谈到“当铺的是比我高一倍,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首饰去,在侮蔑里接了钱”时,突然爆出一声:“老师,为什么不丢个手榴弹进去?”一室皆惊!老师该怎么办?是置若罔闻、一如既往地将课强行“教”下去?是将那调皮捣蛋的“家伙”揪出来,痛加训斥?还是坦然面对,因势利导地诱课深入?众目睽睽之下,只见老师徐徐来到“那家伙”的座位边,在他桌上桌内搜索了约两三秒钟,然后牵着道道疑惑的目光,牵着“那家伙”的砰砰心跳,回到讲台,语气舒缓地说:“刚才,我到他那里去是看他有没有手榴弹,如果有的话,我想和他一起丢到那个‘柜台’里去!”顿时群情振奋,“那家伙”眼睛亮得燃铁熔石:“老师,其实鲁讯向那个‘柜台’里丢了手榴弹!”“对,对。丢了!”一个女生说“《药》就是的!”另一个接腔:“《狂人日记》也是的。”……多么动人的场面啊!老师的责任重在启发、贵在引导、妙在点拔,这位老师已经运用得炉火纯青了,学生当然谈得津津有味啦。  

    第三,他必须是“茶馆”里一名热心的服务员,为学生学习尽可能地提供资源,提供各种便利,为他们的学习服务。建立一个接纳的、支持性的、宽松的学习环境,与学生分享自己的情感和思想,和学生一道寻找真理,确保学生的思维在学习过程中始终处于活跃状态。  

    教师引导学生尝析《庖丁解牛》:“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的“硎”字难住了学生,这位老师先是联系《劝学》中学过的“金就砺则利”的“砺”,和以前学过的“砥”字引导学生辩析,虽说都是磨刀石,但有细别;而后又联系“雕、琢、刻、镂”虽都有“刻”的意思,同样有细微差别;他三言两语,以新联旧,洞幽烛微,分得明明白白,有这样功底深厚的服务生在这里关照,还愁学生“尝”不出“茶”的滋味吗?  

    第四,他必须是“茶馆”里一颗悬梁高挂的长明灯,为学生的发展和自己的成长不断充电,用教师的教学智慧而不是地位威望来启迪学生内在的、强大的、持久的求知欲望,从而达到“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课堂之上”的最高境界。在充满生机的“茶馆”里于漪老师这样将她的学生带进《孔乙己》的世界:“有人说,古希腊的悲剧是命运的悲剧,莎士比亚的悲剧是主人公性格的悲剧,易卜生的悲剧是社会问题的悲剧,而鲁讯先生写的这个孔乙己……究竟是怎样一种悲剧呢?是命运的悲剧?是性格的悲剧?还是社会的悲剧?学了这篇文章后,可以找到正确答案。”这需要看多少书、翻阅多少资料才能提炼出如此精粹的观点啊,然而她做到了,她正是用自己渊博的知识和无穷的智慧催动着学生渴求知识的欲望,诱发学生去畅游《孔乙己》世界的。  

    但愿我们每一位语文教师都能够成为“茶馆”里一位知识渊博、智慧无穷而又热情周到的服务生。  (秦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