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嵬军的灭亡:8省市特大假药案:淀粉色素加铁粉安定成癌症"救命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乎小报 时间:2019/11/19 05:55:51

制图/孟绍群

  追问生产环节、销售环节、流通环节存在的监管漏洞后,指向一个结论:只有各有关监管部门同心协力、各司其职、齐抓共管,才能对假药制售各环节实施有针对性的、全流程的监管治理,才能从根本上维护药品市场的规范秩序和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         

  今年年初,古都开封一起看似不起眼的案件引起了警方关注:农村妇女田某用假药调包换取药店的真药,被民警现场抓住。

  和以前遇到的保健品造假不同,这次调换的主要是消炎药和癌症病人吃的药,危害更大。

  一个普通农民,不具备生产假药能力,背后会不会另有黑手?犯罪的上游躲藏在哪儿?这条非常细微的线索是否牵涉一个完整的假药产供销链条呢?

  正是这一连串追问,令一个遍及河南、广东、河北、安徽、山西等8省、市,集生产、批发、销售于一体的特大假药犯罪网络最终浮出水面。

  8月5日,公安部下达统一作战指令,各涉案地公安机关900余名民警同时出击,抓获犯罪嫌疑人114名,查获假冒十余家国内外知名制药企业的数十种药品达6500余万片(支、粒),涉案价值逾亿元!

  在河南省安阳市公安局一地下仓库见到此次查获的部分假药时,记者不禁心中一惊。

  从复方甘草片、珍珠明目液、吗丁啉,到罗红霉素、阿奇霉素、从毓婷、达克宁软膏,到脉络宁、地奥心血康,既有家庭常用药,又有需医生处方才能购买到的消炎药、心脑血管药品,既有丹参滴注液、脉络宁注射液等各类注射针剂,还有狂犬病疫苗等生物制品,各类假冒药品共计60多种。

  随手拿起一盒假冒的胞磷胆碱注射液,一行字赫然入眼:“适应症:用于急性脑外伤和脑手术后意识障碍……”办案民警透露,此次查获的假冒药品很多本是用于心脑血管疾病、癌症等急重病临床急救的“救命药”。

  这些假药都是什么成分?

  据化验,它们多以淀粉、玉米粉、饲料、水、化学色素等为原料,为使其与真药在色彩、重量和反应效果上相似,不法分子竟然在假药中添加了铁粉、兴奋剂、安定等成分……

  记者从安阳市公安局厚厚一摞食品药品检验所对此次查获的假药样本检验报告中随意抽取了一份,上面写着:按标准,含阿奇霉素(C38H72N2012)应为标示量的90.0%—110.0%,但样本检验结果仅为3.0%,即含量不到合格剂量的1/30。

  40余份假药样本检验报告,无一合格。

  安徽省阜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监管科陈秀萍告诉记者,假药中的有害成分会直接危及病人的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即使添加的是无毒的淀粉,也会延误治疗;自行添加散装药剂,剂量忽高忽低,过低没有治疗作用,过高容易危及生命;如果添加过期药剂,西药容易发生化学变化,降解产生有害物质,如同慢性毒药,用过期的针剂尤其危险。即使仅仅是改换包装以次充好,也会造成药品污染,用于人体容易致病甚至致命。

  警方在侦查中发现,不法分子拥有专业的制假设备,能够生产多种处方和非处方针剂、片剂、胶囊等类型假药。制假窝点往往生产环境恶劣,没有任何低温保存和消毒灭菌条件,甚至用化肥包装袋存放假药。

  在销售中,不法分子往往利用报纸、杂志、网络等刊登广告,诱骗患者直接邮购假药。其中,利用互联网兜售假药情况突出,竞价排名、论坛、广告等往往成为不法分子的犯罪工具和平台,一些网站、网页上充斥假药信息。而城乡接合部、农村地区的小药店、保健品店、私人诊所、乡村诊室则是假药流入的重点区域和部位。

暗访涉案地

药监部门“监管不过来”

记者一行赶赴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闻名全国的药品集散地。

本案中,嫌疑人之一岳某正是从北京某药业公司设在太和县的办事处购买假药制作原材料——3万余支该公司生产的“注射用头孢曲松钠”(系真药),再换上其他品牌的商标标识和外包装高价卖出。

“不具有任何从业资质证明的岳某为何能够买到大批量药品?”阜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某部门负责人并未明确答复记者,而是向记者提供了一份《阜阳市药品安全专项整治工作情况介绍》。在该文件第5页,明确提出了“无缝隙、无漏洞、无死角”的药品监管工作要求。

但这位负责人同时也诉苦:“人手不够,根本监管不过来。”

记者在安徽华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发现一个非常显眼的横幅:整顿和规范药品市场,严厉打击制售假劣药品违法犯罪。

该公司副总经理张文涛称,该公司所有药品购进入库前,都要经过13道严格的准入手续,并有专人开箱验收药品质量。所有下游部门购药,也必须检验其经营许可证资质。

“不经过规范渠道进行药材买卖,才是滋生问题的温床。”他认为。

华源医药营业大厅一位售货员透露:该公司已经举办了4届大型药品交易会,参展商必须提供资质证明,但参观者无需提供任何证明。曾有多位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各级药品交易会充斥着大量售假团伙的身影,他们混迹在人群中分发制假售假企业宣传彩页和名片,寻找“客户”。

“有没有部门来监管这些参展商之外的人?”记者问这位售货员。

“当然没有,每天4万多客流量,哪里管得过来。”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