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眼保仪官网:“中国医改”要走中国传统医疗体制之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知乎小报 时间:2019/11/12 04:19:26

2011-01-28 21:40:19
浏览 3708 次 | 评论 14 条
“中国医改”要走中国传统医疗体制之路
---医疗旅游成了阿根廷的支柱产业。
中国医改,首先要恢复“病人付医生酬金”的中国传统制度。
医生是“自由职业者”,他们的“生产力“在公务员制中不能合理发挥,必须松绑,让自由职业者自由。
中国传统的医疗体制中,中医诊所是私人性质的,诊所和药房分开经营,不要国家投资和操心。民间只有“神医庸医”之议,从来没有福利之争。生老病死自己负责,医药市场供需自由平衡。
这种医疗制度就是私有制的产物。中国在没有引进西医之前,中医的医疗制度是合符市场经济规则的,开药先要拿脉看诊。
中国传统文化被社会主义污染之后,往往把罪责转嫁到私有制上,混淆社会福利体制结构的内容,把“三农”和“看病难,药费高”的问题强加在医德之上。
中国媒体上的“医改之议”,大多数是“医德”之议,少有医道建言。我认为完善医疗产业的市场结构才能完善供需渠道,使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这就是中国五千年的医疗体制:医生凭医道生存,穷人靠福利救济。
行走在国际间,我认为阿根廷的公共医疗制度很科学。用上了“择优资源配置论”的科学方法。在当今全球民主制度国家之中,民主回归立宪制的阿根廷至今保持了公立免费医疗制度和私立医疗体制并行的多元形式,适应了市场供需平衡,不仅解除了三千六百万本国公民的生老病死的后顾之忧,还解决了南美33个国家中的贫穷群体的医疗困境。
医疗旅游成了阿根廷的支柱产业。
由于阿根廷医疗业发达,病员多,促进了医学院发展,解决了大量的就业岗位,阿根廷拥有一千万名工作满额的医生(平均每两名公民中有一位医生)。从这一就业数目,就值得政府重视。卫生医疗业是第三产业中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人类社会中最庞大的旭日产业。医疗产业随社会富裕而发展,医生随个人医术医德进步而致富。阻碍医生致富必然阻碍医疗产业进步!
一个国家与其发展军备的“屠杀产业”消灭人口,不如发展卫生医疗产业兴旺人口。宁让医生巨富,不让军火商发财!
人丁兴旺的老年社会才是真正的强国!军事大国的强是不得人心的恶魔。例如美国和中国每年大量征兵去解决就业困境,使复员兵的安置成了社会的动乱的根源。如果复员兵都是医务人员,社会就没有战争了!
阿根廷是世界医疗天堂。荣获了6届诺贝尔医学大奖。
阿根廷为什么能长期实行免费公立医院制度呢?因为坚持了医疗产业中的市场成本计算。合理配置了医生免费义诊的工作时间。阿根廷立法规定,有处方权的医生必须年审,否则取消处方权。政府卫生部委托医学协会代审,其中第一项就是医生必须完成每周的公立医院的义工工时。
医生义诊,公立医院对民众免医疗费。政府只负担医生工薪之外的费用,这一“义务医务制”解决了下层穷困群体的生存困境。慢性病的穷人可得到预约排队免费体检的帮助,医生并无谋利的黑心,因为他们知道病员的经济拮据,开药很有分寸。
公立医院的药费负担分住院与门诊不同。院内用药免费,病重住院者全免。所以在阿根廷生孩子不花一文钱(只要求家属献血)。回家服用药费自理,但有打折优惠。(急诊免药费)
这种救济型的公立医院,国家可以控制开销。医生是病人的信仰,医生的建议和心病辅导可以赚到病人的钱。公立医院医生有责任对病人作医疗知识普及和提供转院建议,让病员及家属重新选择私人收费医院。剩下真正无能力负担的穷人才留院免费治疗。除生孩子外的重病患者都转院了,因为怕死。
这就是人类求生心理的现象。今天在中国反映出来的就是名医名院再贵,人再多都有人通宵排队,而社区诊所门庭冷落。阿根廷公立医院排队现象也有,相对私人和外资名院(高薪名医坐堂)就少多了。真正有病的人随医师移动,并不随免费冲锋。在免费的公立医院争药的人是特权阶层。
社会主义是特权的温床!
值得一提的是,医生就是赚“怕死的有钱人”的钱。
这是传统医生的商业市场行为,不应作为医改取消。对医疗中出现的冲突,可以加强消费者协会免费为消费者主持公道解决。这是城市化的公共服务结构的改革之一,国外先于中国200年的医疗产业工业化,使医疗产业立于市场经济基础上完善了福利的科学分配。
由此,中国的医改考虑的是如何将国家福利的金额用到真正需要用的穷人身上才能解决“供需平衡”!其它的鼓噪,用“人人怕死”去调节,并加强消费者协会的普法服务,就能使全民心服口服了。
医生是生命科学家,医疗实践使医生的个人知识产权提升,个人的名声重于金钱。在医疗行业中“救死扶伤”一直是医德的传统。中医传医把“救人济世”立为行医之本。所以,义工制是人类医疗行业的特性,这都是医务义工制的市场基础,不加以利用是一项极大的损失。
其次,在义工制的公立医院中,“免费服务”可以挡住中产以上的富人群体进入公立医院(挡不住特权剥削。)。他们命贵有钱,都有私人医师,不会上公立医院看病。他们多数去享受医保指定的私人医院的优质服务。
名流则电话传呼,专车专机接送。这是上流社会的金元医疗结构,无法平等分配。这也是中国传统的医疗体制,皇室有御医,财主有名医。医生的酬金由有钱的病人承付,不吃大锅饭。
今天中国公有制的医疗体制将公共资源特权化了,所以民众不服。五千年的中国医疗制度谁提过医改?改革就是要改社会主义体制。第一就要改革医生铁饭碗的形式,实行公立医院义务制,让有钱人因怕死去享受“超值服务”,承受超值费用,让义工制的公立医院去帮助穷人。
社会是多元的,绝不是只有“一个阶级”。所以,医疗结构也必须多元地与之供需平衡。不然,一碗水端平,特权独喝,民众去争,必然会打翻碗闹事。
这说明一个什么道理呢?首先,社会福利的费用是公共财产,富人不需要福利,他们有钱,可以,也必须会自行解决,因为“人天生怕死”,他们会用已有的资源的不平等,让出公共资源。公立医院不能立法禁足权贵和富人,可以用劝说和排队服务的平等去‘吓退’他们。
这就是医道平等,医德向穷人倾斜的政策。
至于特权对公立医院的侵占行为,可用媒体暴光抑制。当然,只有私人的媒体暴光才会有效。民主制与市场机制是一整套都市化结构的理论,缺一都不完整。阿根廷最大的两大私人媒体《号角报》和《民族报》就与执政党冲突不断。
监督和抑制特权剥削的最隹方法就是多党制。
市场需要有多种体制的医院。国家用税收杠杆调节私营医院去补助公立医院。让穷人的生老病死得到人道的安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特权为大“的医疗制度无法将福利向老弱病残穷的群体倾斜。中国传统的中医制度被社会主义改造得一塌糊涂!
中国进入公有制之后,西方工业化的西医制度进入中国,被中国社会主义改成了国营的平等筹码。国库又没有“各取所需”的宝库,只好假大空地行善天下,遂使穷人的生老病死全赖在政府身上,民怨沸天,医生良莠不齐,莫衷一是!
医改之后的中国,公有制的残余未尽。例如公立医院的医生的工薪制度,必然产生医生手中处方权的营私舞弊。后来实行的合同制也体现不出“按劳付酬”的特色。“公私合营”造成的医生大锅饭,使病人付费得不到应有服务,人人都不满意医改的乱世现象。
中国的特殊国情被杜会主义理论破坏。中国几千年的中医的一套自由职业体制被公私合营,国营又把工业化西医混了进去。两种不同学科的自然化工理论,水火不融地中西结合,首先破坏了西医处方权的权威性,其次造成了西医的用药随意性,最后是中成药工业化之后,取消了中医的处方权。
只要看一下中国电视台的中成药广告,不通过把脉看诊开药,牛气冲天,得不到国际医药界的认同。
例如:痛风病人必服用的三种西药,一年的药费花不了一百元人民币。但是,“盗世欺名”的只有壮阳补肾功能调养的中成药一个疗程药费高达一千五百元人民币,其效果不到3%,偶然性很高。
西医肾病研究所的金玉良言被中成药广告盗用,西药的副作用被广告商随意夸张。他们用不负责任地,不经过医生看诊下药的包退款等欺世盗名骗钱。
目前,中成药出厂说明书上对副作用,医病效果都用看不見的字写上了“不确定”。请问,不确定毒性的食物,如何可以用工业化形式高价发行?威而刚不断忠告:请遵医嘱,中成药广告何能何德敢包断根无副作用?他们的病例有法律监证吗?中医的把脉看诊的检验法被中成药忽悠了。
简直是草菅人命!
实际上现行中国的医改,我认为基本到位。私有制不举是因中国公有制垄断市场和科学分类的管理缺失。
我在中国看病从不听广告吃中成药,看中医不去中医院,而是去私人中医门诊。经过拿脉看诊询问,照处方配药煎服。那种不经过中医把脉购成药服用的方法,往往对剂量的加减由于不准而殆误治疗效果。我从不用牛气冲天的中成药和香港监制的中药!
我看西医只作检查。然后自己去药店购老字号的西药。例如消炎片,止痛片,非那根,青素素四环素土霉素连霉素类。不用头胞类。用药每次不超过二十元人民币。在中国不用进口药。在外国不用中国药。我认为西药药效有国藉区别。
治疗是一门人类尚未完全能控制的学科,医生与药物及病人的配合因双方的文化修养差别而误会极多。这是现代文明的修身养性文化。不遵重社会的专业分工,不遵重医学科学,而横蛮无理地“替天行道”,例如动手术不肯签字,中西药混合开处方等等,这些都不是医改的问题,而是愚味的问题。
对愚味,要借助消费者协会做心理辅导。医攺要行中国传统医疗之道,不要坚持社会主义的医生大锅饭的医疗路线,才能发展中国的生命科学,造福于民。
总结,1.实行公立医院医生义工制
2.实行“诊费付酬制”。
阿根廷私立医院的收费法是医院与医生1:1。例如,30元的门诊费,医生与医院各15元。护士费用由医生联合负担。我在阿国做过一次腹腔手术。由主治医师组成一个手术治疗小组,并评估手术治疗价格与病人及代理谈判并签合同。病人可找自己信任的人和朋友查看医疗小组的资料和咨询比价。医院负担场地和器械。加收手术费同样的钱数。我当时由医保公司一共付了4400美元,也就是说医疗小组和医院各收2200美元。
3.私立医院在自由市场经济中竟争生存满足供求关系。公立医院在纯科学研究中发展科学道德。
值得提出的是由此引发的社会学思考:人类社会的分工合作使私有制运行了一万年。消灭私有制的理论是没有根据的。这在医疗产业中尤为明显。个人知识产权怎样公有化呢?社会主义要智者与愚人同酬德道化,结果害了13亿中国人一百年未翻身,中医失传,西医贵族化。
还自由职业者的合法自由之身,让公立医院退出垄断市场,中国医疗产业就不要“改革开放”了!

0

上一篇 << 阿根廷如何才能获得中国投资?      下一篇 >> 中国的思想家都到哪儿去了?